loading..
【了凡四训】(48)救人无过于消除他的错误知见(完结)
點擊:1355|時間:2016-02-03 12:58:02|
  今天我们要讲兴大利,种大福,要在哪里种?如果对于现实社会里头,种种状况你都能够了然,都能够明白,你就晓得,救人无过于消除他的错误知见。怎样帮助众生,放弃错误的想法、看法,学习圣贤人他们正确的观念。由此可知,这个事情是教育,所以中国在古代,《礼记》里面所说的,「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」。建立一个国家,领导全国的人民,什么最重要?教育最重要。同样一个道理,年轻人成家了,结婚生子成家了,家庭什么最重要?教学为先。所以,家庭的教育是所有教育的大根大本,做父母不容易!家庭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?从母亲怀孕那天开始,知道自己怀孕了,就要教你的小孩,怎么教?我的心要正,我的行要正,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,因为母亲起心动念、身体动作行为,都影响胎儿。今天讲父母爱子女,你要不能这样照顾,你不爱你的子女,你的子女将来出世长大不听话,你自己要负责任,你没有把他教好。所以,从胎教开始。小孩生下来之后,他的眼睛一张开,他就能看到外面,我们要给什么给他看?要给纯正之法给他看,决不能让他去接触邪恶,邪恶的画面不能让他看到,邪恶的音声不能让他听到,从小培养他的真诚、清净、平等、正觉,这是父母对儿女真正的爱护。
  五、六岁要教导他读书,要教导他学礼,学礼就是有规矩,这是中国古代的小学,我们今天说实在话,非常可怜、可悲,我们没有受过这个教育,所以看到古书上的记载,我们非常羡慕。古人从小教起,那个印象非常深刻,所谓「少成若天性,习惯成自然」。从小养成习惯,一生他都不会改变。六、七岁教他做人的一些规矩,这有一本小册子《弟子规》,这个小册子里面所说的一些原理原则,一生他都奉行,他都不会违犯,这是幼教,现在讲幼儿教育。古时候七岁上学,上学是上私塾,私塾的老师负责教学生,接受正式的教育。《弟子规》是学前教育,没有这个基础,不能接受正规教育。正规教育,老师教什么?教孝,教忠,教孝悌忠信,这是老师的事情。父母教儿女,尊师重道。怎么个教法?光是口头说不行,印象不够深刻,要自己做给学生看,父母要做给儿女看。
  我大概是七、八岁的时候,那个时候在家乡,一个亲戚的祠堂里面,有一位老先生在那里教私塾,学生有二、三十个人,我的父亲送我去上学,预先跟老师约好,上学这一天带我去拜老师。父亲带了礼物,这是束修,供养老师的礼物,到这个祠堂的大殿,当中供奉着一个很大的牌位,「大成至圣先师神位」,那是孔老夫子牌位,先向孔老夫子牌位行三跪九叩首的最敬礼,我父亲在前面,我跟在后面,跟在后面拜。拜完之后,请老师上座,老师坐在孔子牌位的旁边,我的父亲在前面,我在后面,再向老师行三跪九叩首的大礼,老师坐在那里不动,坐在那里受礼。我们做学生看到,我的父亲对老师行三跪九叩首,你想想看,我们做学生的,敢不听老师话吗?敢不尊重老师吗?我父亲对老师这么尊重,我当然要尊重,尊师重道,是父亲教的。老师接受家长这样隆重的大礼,他要不认真教导学生,他怎么对得起人家的父母?受这么大的礼,接受供养,供养多少倒无所谓,人家家长这样真诚,把子女托付给你,你要不能好好的教,你有罪过!
  尊师重道是怎么样教的?父亲教的。父亲不在,一定是家里面的长辈,代表父亲教导你尊师重道。所以我们对老师的尊重,对老师的恩德,活到这么大的年纪,念念不忘!为什么会念念不忘?小时候父亲教的。在私塾里面,老师教导我们,他也是以身作则,教给我们生活教育,洒扫应对、穿衣吃饭,老师教的。老师做榜样,学生跟老师生活在一起。行有余力,这才学文。行有余力,行是什么?生活教育。都做得不错了,都很有规矩了,走路有走路的样子,站立有站立的样子,对人懂得礼节,对长辈应该如何,对平辈应该如何,你都懂得,从小养成习惯。然后再教学文,文是什么?识字。都是念古书,这些古书,老师只教句逗,只教你念。从前我们那个时候念的书,还没有标点符号,上书的时候,学生要拿着自己课本,老师拿着朱砂笔,给我们把句子圈出来,句逗。教我们念,就是字念得正确,不能念错;句子念得清楚,不能够念破句,那就错了。只教句逗,只教识字。
  学生年龄参差不齐,我记得我那个时候,同学们年岁大的,有十六、七岁的,大我很多;小的,大概七、八岁,我们是很小的。每个人念的课本不一样,有念古文的,有念《四书》的,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念的是《幼学琼林》,那是属于一般常识,现在来讲是常识课本;有念《千家诗》,有念《百家姓》。老师只教句逗,不讲书里头的意思,不讲解的。到什么时候讲解?年岁大了,像我们同学当中,有一些年岁大的,十六、七岁的,他们念古文、念《左传》,老师给他们讲解。这是在我那个时代。大概比我小个两岁的人,这个机会就没有了,以后就变成学校。乡下也办短期学校,私塾就没有了,我也没有再听说了。中国古时候的教育,好!扎根教育,根深蒂固。我在这个时代,这几十年当中,没有受到环境的污染,靠小时候那一年的教育,时间不长。以后社会就动乱,军阀的战争,对日本人的抗战;中日抗战的时候,我十一岁。
  我们现在回想起来,那种扎根的教育多么重要!老师教导我们,全都是圣贤的教诲,这些书虽然念了,不知其义、不解其义,可是年龄大了之后,对于这些书,还是非常爱好。自己多读、多研究、多向人请教,逐渐逐渐能懂得这些意思,懂得的愈多愈欢喜。再观察今天社会的病态,多多少少能看得出一点根由。今天社会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我们今天怎样帮助自己?怎样帮助社会大众?所以在今天还是一句老话,无过于提倡伦理、因果、大乘的教学。这个话不是我说的,我没这么大的智慧,这是印光老法师说的。我肯定老法师这个说法,我赞扬老法师这个说法。
  我们今天这个社会,如果没有伦理、没有因果、没有大乘,这个社会动乱很难平息,很难恢复秩序。不仅印光大师有这个智能、有这个见识,我听一些朋友告诉我,七十年代就是一九七0年前后,英国历史哲学家汤恩比博士,有一次欧洲有一个国际会议,特地请他去讲演,他去了。他在讲演当中,提出了一个警告:解决二十一世纪世界的纷争、世界上的问题,只有中国孔孟学说与大乘佛法。这是英国人说出来的。他这一次讲演,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效果。那个时候我在台湾,台湾天主教突然提倡祭祖,我感觉到非常惊讶!过去基督教、天主教不准人祭祖,都把祖宗牌位拿去烧掉,怎么他们提倡祭祖?我大惑不解,到处打听。以后赵默林居士告诉我,他说于斌枢机主教从欧洲参加这个会议回来,大概是听到汤恩比这个讲演。不但他感动了,教廷感动了,天主教的教廷,就是他们的教皇,那个时候下了一个命令,让全世界的天主教神职人员,主动要找佛教对话。所以天主教跟佛教关系逐渐逐渐接近,这是一个根源。我在台湾,天主教的神学院请我去教书,与汤恩比这个讲演有关系。
  更难得的,最近这三年,英国那边同修告诉我,英国的教育部,下令他们的小学、中学、大学课本里面,都有佛教的内容;我们中国还没有,他们已经在读佛教的经典了,学校正规的课程。隔了一年,前年,澳洲澳大利亚的政府也规定学生要读佛经,他们把佛经翻成了英文。这个教科书,我在澳洲,澳洲同修送了我两册,那个本子都很厚。现在外国人认真学佛,认真研究中国儒家的东西。他学这个干什么?挽救世道人心。所以我现在还有意思到英国去访问,看看英国对于伦理、大乘的教学,我们不能不注意。 

我要分享